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J与生活 >中共下一个目标是香港老师 >
文章信息

中共下一个目标是香港老师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20-06-15  分类:J与生活 

中共下一个目标是香港老师
未开学,就搭好路,準备批斗老师。

所谓「惊就唔好返学」,网民发起祸必及妻儿运动,警渣仔女也要开学嘛。可是网上的零星号召,却引来黑警、建制、教育局局长杨润雄的回应,而且莫名其妙地轮流针对教师。

警渣不单在市民面前是特权阶级,就连子女都比别家孩子矜贵,即使校园欺凌与自杀从无间断,但各方人渣却突然高度关注黑警子女有无人同佢地玩,不过这都是项庄舞剑,志在为批斗老师铺路。

以「曱甴论」入屋的散仔协会主席专做Dirty job,一大盆髒水泼向教师,还没上学,就说很多警队子女遭受「由老师促成的欺凌」,「希望老师放过无辜学生」,但又不肯透露个案数字和详情,只是语焉不详地引述有老师「言语鼓动」,发表辱警言论,导致有亲人是警察的学生退出群组,并已通知教育局。

国泰率先跪到菠萝盖碎裂,审查员工社交帐户,甚至鼓励笃灰,及后有传Big Four及党铁员工也受清算。对于私人企业和公营机构,流氓国家直接动用党国机械威胁,至于学校,好歹还未引入党委书记,只好退而求其次,用黑警子女受欺凌作引子,先製造舆论,误导大众以为老师仇视警渣亲人,杨润雄老早就放话「零容忍」,民建联更建议调查期间的老师要停职,并引入「有时限性暂停教师注册」机制。

可是根据散仔协会主席的标準,「言语鼓动」也可投诉老师欺凌,但什幺是「言语鼓动」呢?谴责警察爆人眼、除人裙、问候人老母算不算?讨论警权过大,滥用私刑算不算?教导三权分立,公权力缺乏制衡的后果算不算?万一警渣子弟听起来有hard feeling,是不是可以投诉老师「欺凌」?受调查的老师是不是要「暂时性」吊销教师注册?这不就是鼓动文革式的笃灰与批斗吗?

同人唔同命,职业有分贵贱。

有老师说「黑警死全家」,其实意思和恶人有恶报一样,却要辞去考评局通识委员会主席,但闽侨副校长说不欢迎「死曱甴」做她的学生,这是赤裸裸的去人化hate speech,学校却帮口说她帐户被入侵。另一边厢,教师受尽刁难,上课动辄被人扣上欺凌的帽子,下班了也得时刻小心,不能说粗言秽语,连社交媒体也谨言慎行,friend only post也会被人做文章;至于警渣呢?有种罪犯叫休班警自然不用说,哪怕他们值班,也可以记你老母,和你对骂,一不高兴,就乱枪扫射。

专业都分很多种,黑警就是最高级的,下贱如老师,只要够红够左,也许能沾上一点点的特权待遇。

香港人若过不了这一关,社会生态会比大陆更恐怖,共产党对自己人已经那样狠,更何况桀骜不驯的殖民地外族?难怪现在国泰甚至比大陆公司更疯狂。

暑假一眨眼就要结束,九月开学了,各位老师小心睇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