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H泰生活 >下场打球还得缴税!30年倒闭3成球场 高尔夫球为何成了娱乐税 >
文章信息

下场打球还得缴税!30年倒闭3成球场 高尔夫球为何成了娱乐税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20-05-22  分类:H泰生活 

​行政院会9月12日通过废止印花税法,娱乐税是否应废除也同样引起讨论。中华民国高尔夫球场事业协进会12日举办「废除娱乐税研讨会」,与会代表会后并签署「全面废除娱乐税联合声明书」,将递交立法院与行政院相关单位,呼吁小英政府将「一头牛扒两层皮」的娱乐税检讨废除,还税于民,扩大产业兴利、促进经济发展。

「废除娱乐税研讨会」出席者包括中华民国高尔夫球场事业协进会理事长苏庆琅、扬昇球场总裁许典雅、美丽华球场董事长黄世杰、中华民国台湾商用电子游戏机产业协会秘书长卢慧玲、中华民国自动贩卖商业同业公会全国联合会辅导理事长彭清和、华侨大舞厅董事长、中华民国高尔夫球场事业协进各球场代表,以及立委江永昌办公室主任刘淑玲、立委林为洲助理吴孟桓等,现场讨论热烈。

下场打球还要缴税娱乐税到底娱乐了谁?

「打高尔夫球者下场打球却要缴娱乐税,是谁娱乐了谁?」推动废除娱乐税长达20年的许典雅有感而发地说。娱乐税是民国31年政府为禁奢而提出的「寓禁于徵」特别税,但时至今日,看演出、电影、球赛,乃至于已列入亚奥运的高尔夫运动等,还被视为奢侈活动而课徵娱乐税,如今娱乐税已不合时宜,且阻碍了整体经济发展。

许典雅说,早在多年前保龄球、撞球消费都已免课娱乐税,目前仅高尔夫球这项运动要缴娱乐税,既不公平也不合理,但多年来每次讨论废除娱乐税,总会出现「娱乐税是地方税不能废除」的声音。

中华民国高尔夫球场事业协进会理事长苏庆琅表示,民国96年立法院删除撞球场与保龄球馆课徵娱乐税,并要求财政部1年内全面废除娱乐税,但政府推辞娱乐税是地方税,需能源税开徵补实才会检讨废除,但这一拖又是12年过去毫无下文。

103年,时任财政部长刘忆如曾允诺当年9月检讨预算,全面废除娱乐税,但后来刘忆如突然下台也不了了之。今年上半年,高尔夫球协进会又和政务委员张景森进一步研讨,张景森也认同废除娱乐税,建议由相关业者邀请立委提案推动,才能事半功倍。

根据统计,国内高尔夫击球人口约88万人,每年娱乐税收约17亿元上下,其中高尔夫约贡献3.5亿元,原本是娱乐税缴税大户,但近年来夹娃娃机崛起,成为娱乐税重要税收来源,以今年上半年来说,娱乐税收入9亿元,第一名为KTV业者缴税1.9亿元,夹娃娃机1.8亿元。

许典雅说,高尔夫球场只是代收娱乐税缴给地方政府,这些钱也没有进入球场口袋,但对于客户来说就是一笔额外支出。

30年关掉3成球场高尔夫球场收益日渐成困难

本身也是关西立益高尔夫球场董事长的苏庆琅分析,现在经营高尔夫球场,想靠击球收入赚钱非常困难,最主要有3个关键,第一,草坪管理、园艺农艺球场维护费用逐渐增高,导致成本提升;第二,国内击球人口高龄化、年轻族群成长有限;第三,低价球场竞争等多重因素,从1989年全盛时期有89家高尔夫球场,至今只剩下61家,萎缩3成以上。

根据娱乐税法规定,地方政府得以课徵娱乐税,税率自零至20%,因此各地方政府税率并不相同,但以全台球场密度最高的新竹县关西镇为例,来自地方4座高尔夫球场的10%娱乐税收近5000万元,占岁入比重高达15‧2%,不但是娱乐税收第一名乡镇,也是该公所不折不扣的衣食父母。

中华民国电影戏剧商业同业公会全国联合会秘书长宋文卿表示,她也赞同电影票废除娱乐税,因为电影是文化事业,如果文化部鼓励艺文产业发展,又要课娱乐税明显不合理。

SEGA台湾世雅育乐董事长室室长代理林弘道则指出,以游戏机来说,除了贩卖卡片,也兼具教育功能,他们曾向经济部反映过,但得到的回应是游戏卡片是随机抽中,有射倖性质(就是合同当事人一方支付的代价所获得的只是一个机会)因而被打回票。

中华民国高尔夫球场事业协进会秘书长锺文贵说,台湾目前营运的球场共有61家,由于击球人口逐年萎缩,多数球场经营状况都撑得很辛苦,放眼其他国家并未对高尔夫球课徵娱乐税,有些国家顶多是以特别税课徵,台湾若要与国际接轨,应有全面检讨娱乐税法的必要性。

台湾高尔夫球场家数变化

年代

1945年

1980年

1989年

2019年

球场家数

7

26

82

61


▲摄影/梁任玮

娱乐高尔夫球场球场废除中华民国事业协进会台湾课徵